首页 搞笑 热搜 段子 想网 每日一图 梗百 表情包 GIF 鸡汤
微博
我想网>秘密 > 3条酸甜带污的小说片段(污污的小说片段)

3条酸甜带污的小说片段(污污的小说片段)

原创发布时间:2022-07-29 11:56:19来源:我想网 / Internet

2022年7月29日污污的小说片段:按着腰不停的撞击

王楠还没有细细欣赏,李梅梅就呀的惊叫了一声,飞快的用手将胸前的美景遮挡住,不给王楠再看下去的机会。

看着出现了不到两秒就已经消失不见的美丽风光,王楠咂咂嘴,心里很是遗憾。

要是能多看一会儿,那该有多好。

当然,要是能再摸上几把,那就更好了!

李梅梅此刻已经羞红了脸,娇俏的脸颊涨得通红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变故。虽然李梅梅并不知道她胸口的扣子被王楠动了手脚,但她依旧把胸中的羞怒往王楠的身上发泄。

“你看到了?”

李梅梅抓着护士服胸口,将扣子重新扣好,然后才回过神来怒视着王楠质问道。

王楠哪里会承认,当即就连连点头,并用十分认真的表情说道:“没!一点都没看到!”

“你绝对看到了!”

李梅梅扑过来,抓着王楠的耳朵使劲拧了起来。

可李梅梅却没有发现,她现在和王楠靠的如此之近,她受到重力吸引而垂下来的柔软,几乎都要压到王楠的胸膛上了。

王楠眼瞅着一片雪白在自己的面前晃来晃去,他的鼻子顿时痒痒的,似乎都快要流鼻血了!

可是,耳朵上的痛楚却又让王楠痛的不得了,王楠龇牙咧嘴,甚至发出了不堪忍受的痛呼。好在李梅梅用力拧了几下,眼睑王楠的耳朵已经被她揪的通红,于是便松开了手。

因为刚刚的发泄,李梅梅心中的怒意减少了许多,但羞赫却并没有减少多少。

一想到自己的胸口竟然被王楠给看到了,李梅梅就感到心头羞臊,甚至有种无脸见人的感觉。现在,李梅梅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,去面对躺在病床上的这个还不能称之为男人的男孩了。

“别那么生气嘛,梅梅姐,这只是突发情况而已,再说了我什么都没看到。”王楠揉着自己被揪得通红的耳朵说道。

李梅梅并不相信王楠的话,王楠又不是瞎子,她胸口袒露出来的时候王楠就盯着她那里看呢,他要是看不到那就见鬼了!

“梅梅姐,你怎么没戴小衣?难道你是故意这么穿,想吸引医院里的那些男医生吗?”王楠笑嘻嘻的问。

王楠的话,顿时就惹得李梅梅对他怒目而视。

李梅梅又羞又气,她没穿小衣是因为最近她胸前的柔软好像又变大了一些,以前的小衣都穿不下了,可她在医院里实习又没有时间去买新的小衣,所以干脆就没穿。

却没想到,今晚居然会被王楠看到她胸前的美丽风光,这实在太羞人了!

3条酸甜带污的小说片段(污污的小说片段)

“你果然看到了!”

李梅梅又扑过来,一把拧住王楠的另一只耳朵。

正打算手上发力,好好的教训一下这个小色鬼,可李梅梅却突然感觉到王楠用两只手抱住了她的腰。

王楠抱住李梅梅之后,就用力让这个小护士柔软的身体压到了他的身上。李梅梅胸前的柔软,顿时也就挤压在了王楠的胸膛上,而且还微微磨蹭……

胸前传来的柔软感觉,令王楠心里直呼过瘾!

王楠从小到大都没有谈过恋爱,更别说将女孩子拥入怀中了。所以现在,他紧紧的搂抱着李梅梅火辣的娇躯,不光身体感到舒服和刺激,心里更是涌出了一股强烈的满足感!

而李梅梅则又羞又怒,她没想到王楠竟然会趁着她俯下身来揪他耳朵,用两手抱住她!

李梅梅可从来没有被男人这么搂抱过呢,现在被王楠这样抱着,李梅梅顿时就感到身上遍布着一种异样的快意,与王楠的身体摩擦而产生的愉悦感觉,也让她感到无比新鲜。

可李梅梅心头羞怒交加,怎么可能任由王楠这样抱着她,于是当即就挣扎着想要从这个家伙的身上爬起来。

“快放开我,不然我真的要生气了!”

李梅梅脸颊红艳如血,娇嫩的耳朵都开始泛红了。

“我不放,好不容易能抱到你,我说什么也不会放开的!”

王楠坚定的说道,而且还咕咚一声吞了吞口水。

可王楠虽然语气坚定无比,两只手却快要坚持不住了。他左臂本来就受了伤,一用力就痛彻骨髓,现在他却用力抱着李梅梅,而且李梅梅还在奋力挣扎,他痛的额头都开始冒汗了。

可不管左臂有多痛,王楠就是不肯撒手。能够抱住这个美艳动人。同时还带着一点孩子气的小护士,王楠都快被巨大的幸福感淹没了,这点痛苦又能算得了什么!

但王楠终究是坚持不住,李梅梅猛地一用力就挣脱开去,与此同时,王楠左臂刚刚才绑好的绷带,顿时全都脱落下来,落在了瓷砖地板上面。

王楠顿时就发出一声凄惨的喊叫,面色也变得苍白。

李梅梅一件这情形,立马心乱如麻。她慌慌张张的抓住王凯颤抖的左手,急切的问道:“你没事吧?王楠,你可别吓我!”

“我快痛死了……梅梅姐,你快给我揉揉……”

看着王楠痛苦无比的神情,李梅梅虽然有些不愿,但还是一手托着王楠的左臂,另一手给他轻轻的按摩。

李梅梅两只纤纤玉手给王楠揉捏着,那痛苦的感觉便不那么强烈了。而王楠的右手,则再度朝李梅梅伸过去,贴在了她纤柔的腰上抚摸起来。

察觉到王楠右手在自己腰上抚摸,李梅梅本来已经因为惊吓而恢复正常的脸颊,很快又红了起来。

“你真是要色不要命啊!”

李梅梅咬牙切齿的说道,她一颗心砰砰直跳,因为王楠的右手在她腰上摸着摸着,忽然就往她胸口处摸了过来。

如果是刚才,李梅梅肯定会拨开王楠这只贪婪的魔爪,而且说不定还会把王楠暴打一顿。

可现在,李梅梅却不敢乱动了。

王楠是她负责的病人,而且今晚还是她值班,要是这个家伙出现了什么问题,那她这次实习恐怕就要惨淡收场了。

“梅梅姐,你真的好温柔啊。”

王楠笑着说,可是看他紧皱着的眉头就能知道他左臂依旧很痛。

“你明明可以不管我的嘛,梅梅姐。”

王楠的手终于移到了李梅梅胸前的柔软,并且还用力揉了起来,最重要的是李梅梅并没有躲,就那样坐着任由王楠揉她的酥软……

李梅梅咬着牙,忍耐着从胸口传来的酥痒之感。

一些酸甜带污的小说片段:嫂子,我给你搓背吧?

嫂子离我太近了,我一阵眩晕,赶紧闭上眼睛,感觉再看下去,就要流鼻血了。

然后,嫂子的手就碰到了我那儿!

我打了一个激灵,那东西就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!

“啊……!”

弹出来的时候打在嫂子手上让我感到一阵生痛。

而嫂子也发出了一声惊呼,后退了一步。

我尴尬的无以复加,语无伦次的说道:“嫂、嫂子,我、我那个地方从、从来没有被女人碰、碰过!”

我一边说着,一边转过身去,用双手捂着。

“没、没事儿,嫂子是过来人了,你的反应是正常的,不用害羞,当初,你哥也是这样呢!”嫂子嗤笑道。

她一边说着,一边在我背上抹香皂,“我家金宝真的长大了啊,是应该找个媳妇了。”

我感觉到她那饱满的胸部已经擦到我了,我一阵战悸,心里更是激动得不行。

“嫂子,你、你不要碰到我,我、我受不了!”

嫂子停了下来,我的余光看到她转到了我的侧边,眼睛往下瞟着,紧紧的抿着嘴唇,脸红得像苹果。

“嫂子?”我叫了一声。

“金宝,你自己先搓吧,嫂子也在搓呢!”

“哦!”

她的确在搓。

一只手搓着她的胸,另一只手伸向下方,一根手指头隐没在了那个地方……

然后,她嘴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声音。

我又闻到了那熟悉的气味。

嫂子把我当成了自我安慰的对象,可我却难受着呢!

一个搞笑的念头闪过,“嫂子,我给你搓背吧?”

“好呀!”嫂子似乎放开了。

我的手伸出去,她则是背朝向了我。

我靠近她,然后就直接把那地方顶在了她娇嫩的屁股上。

她浑身一震,像触了电似的,紧接着便象征性的扭动了几下,好像在躲避着我的攻击,但我可以感觉到她并没有往回缩,反而有意无意的朝我那个地方顶了过来。

“啊……不……不要,金宝!”

听了她的话,我非但没有后退,而是快速的在她的翘臀上摩擦了两下,然后就爆发了!

真是爽到爆了!

我狡黯的笑了笑,装作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嫂、嫂子,对、对不起,我、我控制不了。”

“没、没关系,你已经成年了,嫂子懂得。”嫂子一边安慰我,一边放水冲洗身体,然后,又给我冲洗。

几分钟后,我穿着裤子走出了卫生间。

我感到从没有过的舒服,这还仅仅是顶了嫂子,要是能够……

这样一想,我下面又不争气的抬起了头。

哎,年轻真没办法呀!

从卫生间出来,我才发现我屋子的灯亮着!

门开着,我看到我妈坐在里面。

我‘摸摸索索’的走了进去。

我妈咳嗽了两声。

“妈,你在啊?”我装模作样的问道,看到我妈脸上笑嘻嘻的。

“跟你嫂子洗完澡了?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,摸着椅子坐了下来。

“你们是怎么洗的?”我妈讪笑道。

“妈,你问这个干嘛?”

“你老实给妈说!”我妈用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。

“妈,就是、就是和你以前给我洗澡一样呗!”我吞吞吐吐的说道。

我妈把椅子往前移了移,“她给你抹香皂啦?”

我“嗯”了一声。

“全身都抹了?”

“是啊,妈,你别问了。”我有点不好意思了。

“那个地方也抹了?”我妈笑眯眯的问道。

“妈,你问这个干啥呀?”

“我不是担心她敷衍我嘛!”我妈说道,“你说实话,那地方抹了没?”

“抹了!”我没好气的说道,“弄得我难堪死了。妈,以后别让嫂子帮我了,我自己可以。”

我承认,我喜欢偷看嫂子,但是我不想让嫂子发现我的窘态。

“切,你这小子还不识好歹呢!”我妈笑道,“其实,妈这样做,还不是为了你小子!”

“妈,嫂子不同意,我们也不能硬来呀,是不是?”

我妈笑眯眯说道,“你嫂子的确是个正经女人,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。但妈看得出来,她的身子很敏感,腰部细得像杨柳,屁股大而结实,这就是俗话说的‘水蛇腰’,这种女人骨子里最骚。”

“妈,你这个都知道?”我惊讶不已,我只听说女人屁股大,好生娃,真不知道水蛇腰的女人欲望强。

“你哥跟你嫂谈恋爱时,把你嫂子的照片寄了回来,我和你爸就找了算命先生看了。算命先生还说了,你嫂子眉毛浓密,嘴唇厚实,两眼看上去水汪汪,这种女人欲望强!”

“妈,你说来说去,嫂子不同意,也不行呀!”

“傻小子,你咋个听不明白?妈说你嫂子欲望强,就是说,她离不了男人!现在,你哥走了,这时间一长,她哪受得了?就算她嘴里说不要,但她身子受不了啊!”

“所以啊,妈不就是让她跟你一起洗澡?你的身子长得像个小牛犊似的,本钱也不小,她看了肯定馋得慌啊!这么刺激她几次,保管她自己都要张开大腿!”

我妈说这话的时候一脸贼笑。

“啊,妈,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啊!”我苦笑了一下。

好吧,我不得不佩服姜是老的辣!

“行了,睡去吧,来日方长。”

在回房间的时候,我发现嫂子的房间还亮着灯。

走到门口,听见里面有动静,好像电视开着。

于是,我敲了门。

“谁呀?”嫂子的声音响起。

“嫂子,是我,金宝,我来拿盘蚊香!”

“哦,我给你开门。”

脚步声响起。

门开了。

我顿时愣住了。

嫂子居然是光着身子的!

一些酸甜带污的小说片段:杨尬尬

高一

第一次见念一生,高仪就闯入了这个女孩怀中。

高仪被同伴推了一下,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女同学,高仪连忙转身道歉,“对不起,没事吧!”

那位女同学穿着一件白色短袖,上面有可爱的熊猫图案。本来白皙的脸蛋现在飘上了两团火烧云,黑溜溜的大眼睛左右闪躲,不敢直视高仪的目光。

她低下头小声的说:“没事,我没事,”然后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座位。

同伴这时露出了搞笑的笑容,问高仪感觉怎么样,爽不爽?

嗯?高仪没听懂同伴什么意思。同伴接着说:“你刚刚撞进了她怀里。”

“真的唉,一点也不软。”高一其实想说:“这个女孩好可爱,就像漫画里走出来的天使。”

第二天高仪起了个大早,跑到教室读书。当然,他是有目的,念一生每天早读都会找早到30分钟,这段时间整栋教学楼都没有其他人,这不就是他和念一生的二人世界吗?

念一生在走廊上背单词,教室的灯还没亮,只有走廊上的灯散发着昏黄的光,高一看着念一生的侧脸,秀挺的琼鼻,睫毛遮盖下的大眼睛一眨一眨。高仪心想,原来世界上真有天使。

听着念一生的声音,高仪感觉单词都多记住了几个,他忍不住往念一生身边站了站,念一生读书声没停,往那边挪了一小步。

高仪尴尬的笑了笑,说念一生你的声音真好听。念一生脸又红了,小声说谢谢。幸好这时候教室的灯亮了,念一生逃难似的回了教室,才结束了这尴尬的冥场面。

此后,高仪每天早上都会来陪念一生“读书”。

时光静静流淌,从枝叶青葱,鸟语花香到秋叶落尽,雪花绽放。高仪和念一生迎来了高中时期的第一场雪。

高仪站在教学楼下面,冲着三楼喊着念一生的名字。念一生在教室里专心致志的做题,哪里听得见高仪的呼喊,还好同桌李晴把她拉了出来。

念一生趴在栏杆上往下看,楼下好多人在打雪仗,在茫茫的一片白上,那些人小的就像课本上的一个个标点符号,念一生一眼就看到了高仪,他手里拿着一个雪球。

高仪看到念一生露头,笑着朝念一生招手,高仪平常很少笑,也许只有见到她才会笑的这么灿烂。高仪小麦色的皮肤,笑起来两排白刷刷的牙齿特别显眼。

念一生感觉他笑起来好傻,却让她心里那个爱唱歌的小人乱了调。

高仪见她愣在了那,心想自己练那么久的肱二头肌终于要派上用场了。他加跑两步,扔掷标枪似的将雪球扔向念一生,念一生脑海里高仪的笑脸越来越白,离她越来越近,让她来不及闪躲。

“啪!”雪球在念一生脸上发出了一声脆响,那团雪在她脸上凝而不散,就像一个冰激凌,让人忍不住想尝一口。

高仪在楼下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事情不妙,对待自己的天使,怎么能像对待体队的那群牲口一样呢!他拍了拍脑袋,跑上了三楼。

李晴正在帮念一生清理脸上的雪,念一生双眼通红,脸上的水不知道是泪还是融化的雪花,看起来如同出水芙蓉,楚楚动人。

李晴狠狠的瞪了高仪一眼,看到念一生这个样子,高仪心里很难受,他拉起念一生的手,带她来到了操场。

操场角落里有一个雪人,堆它的人没有一点艺术细胞,把雪人的鼻子弄的又长又大,两个眼睛到鼻子的距离还不一样。

高仪指着它骄傲的对念一生说:“你看我堆的好看吧,这是我照着你的模样堆的,特别是这双黑溜溜的大眼睛,是我吃了一天的龙眼,从里面挑出来最大的两个。”

念一生破涕为笑,说:“高仪你堆的真好看,和你长的一模一样。”高仪乘胜追击,厚着脸皮和念一生拍了张合照。

照片里高仪和念一生隔着一个雪人,漫天的白雪把这里衬托的如同仙境,女孩笑起来像是童话里走出来的白雪公主,中间的雪人歪鼻子瞪眼,与那个男孩长相亲如兄弟。

上课铃打破了这和谐的画面,念一生碰了碰高仪的胳膊,说:“快走吧,我们要迟到了。”

“哦哦哦。”高仪沉浸在自己想象之中难以自拔,回过神来牵着念一生的手就跑,念一生的手在他手里如同接力棒,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它送到它该去的地方。

念一生跟不上高仪的步子,没跑几步就摔倒了。

高仪把念一生扶起来,念一生揉着膝盖说疼。这时候高仪眼睛发出耀眼的光芒,他激动的说:“我来背你吧!”念一生羞涩的点点头。

高仪如同垂暮的老头,背着念一生艰难踱步,明明两百米的距离,他硬生生走了十分钟,还时不时往上颠下身子,防止念一生掉下来。

高仪心里想,我是担心念一生再受伤才走这么慢的,我可是正人君子。然后他又往上颠了下念一生。

语文老师在班里讲着古诗词,两人打报告进来,高仪将念一生扶到座位上这个过程中,老师的目光盯着他俩没动过,最后两排的体育生也是嘿嘿乱笑。

高仪脸不红心不跳的端坐在座位上,心里却想着和学习无关的东西。语文老师见他在开小差,将他叫了起来,“高仪,乘风波浪会有时,下一句是什么?”

《逍遥游》高仪背的很熟,他不假思索的说:“扶摇直上九万里。”

语文老师叹了口气,高仪以为自己背错了,又说:“乘风破浪会有时,扶摇直上三万里。”

老师叫停了他,语重心长的说:“高仪你体育成绩很好,但是想上一个好大学,你的文化成绩还要再提提。”

“嗯,老师我会的。”高仪他偷瞄一下念一生,她正看着自己。有半句话他没说出来,“哪怕是为了这位姑娘。”

第四节下课前,高仪给念一生传纸条,上面画着一个歪曲的大笑脸,旁边写着下课你再看会书,我帮你买饭。

下课铃一响,高仪“嗖”的一声窜出了教室,等到念一生一只脚跳到走廊,高仪已经跑到了楼下,看着高仪的背影,念一生小嘴巴掀起了好看的弧度。

那时高仪是体育生,文化成绩不高不低;念一生是音乐生,文化成绩稳居年级第一。

高二

真正的喜欢是不需要表白的。

李晴问念一生:“念念,你和高仪关系怎么样了,好上了没?”念一生生摇了摇头,很快又点了点头。

李晴忍不住问:“你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,到底是好上了没有?”

念一生说:“高仪他到现在还没有跟我表白呢。”

李晴着急的说:“那你快让他跟你表白呀!这么好的对象,小心被别人抢走了。”

念一生笑了,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,说现在就很好啊!真正的喜欢是不需要表白的,再说了他一个钢铁大直男谁会跟我抢他呀!

这时候高仪证在操场上训练,夕阳的余晖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肌肉上,反射出褐色的光泽。

跑道上有两个女生一直在那里转悠,挡着他没法练加速跑。高仪无奈的向她们两个招手,两个女生以为高仪在叫她们,兴冲冲的跑了过来,一个女孩说:“学长,你有事吗?我叫林心。”

高仪看了一眼她们,长相和装扮都很萝莉,但是就是没有他的念一生好看。

“嗯,你们能去那边散步吗?挡我道了。”

高仪想着一会念一生就要来找他了,可不能让她发现自己在和其他女生说话。

又过了十几分钟,高仪结束了训练,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一阵风吹掉他搭在栏杆上的上衣,高仪将它拾起抖了抖土。

这时念一生来了,她把自己做的柠檬水递给高仪,坐在他旁边。

高一咕咚咕咚两口,喝完了大半瓶矿泉水,他一边秀自己结实的肱二头肌,一边问念一生:“念念,我长得帅吗?”

念一生对他翻了个白眼,散下自己的头发,将皮筋戴在高仪手腕上,高仪问她这是什么意思。

念一生小脸一扬,傲娇的说:“哼,让你戴着你就戴着。”

高仪姿态像个受气的小媳妇,低声下气的说:“念念,能不能换个黑色的,粉色的显得我很变态啊!”

念一生态度很坚决,“不行。”

校园广播正放着《起风了》,高仪静静的看着念一生,忽然猛的在她脸上吹了一口气。

念一声被他无厘头的举动吓了一跳,站起来往后退了两步,嘟着嘴问:“高仪大坏蛋,你要干什么嘛。”

高仪也站起来,深情的与念一生对视,口中说道:“晚风吹起你鬓间的白发,抚平回忆留下的疤,你的眼中明暗交杂一笑生花”

念一生被高仪逗得哈哈直笑,高仪牵着她的手往餐厅走,金黄色的光辉把他俩的影子拉的又细又长,就像两条没有尽头的斜线,两条只有短暂相交的斜线。

念一生两手托着脑袋,看着还在狼吞虎咽的高仪。念一生问他,“你以后准备上哪个大学啊。”

高仪嘴里塞满了饭,话都说不清楚,他说:“本来我想上河南大学,但是现在我想上你…”

高仪话还没说完就被噎住了,他涨红了脸,念一生羞红了脸。

念一生连忙把水递给高仪,周围的同学都看着他们两个发出了表示祝福的微笑。

高仪喝了水,咽下了那口饭。连忙说:“你别误会,我是说上你上的大学。”念一生恨不得用脚趾头抠出两室一厅钻进去,她催促着高仪快点吃,快点离开这里。

高三

后来的生活再也没有了诗情画意。

高三开学第一周就很忙,高仪忙中偷闲,拉着念一生,背着她的吉他来到操场上的草坪,他死皮赖脸的要念一生给他唱歌。

念一生拗不过他,看着即将落下去的太阳,抱着吉他唱起了《日不落》。

她白葱似的手指划过琴弦,刚与柔之间迸发出的声音宛转悠扬。

她面向着太阳,眼睛清澈而明亮,歌词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她口中跳出,就像有了生命一样,围着高仪转啊转。

天边的云彩被太阳猝不及防的闯入怀中,就像第一次见面的念一生,羞红了脸颊。

高仪不喜欢将要落下的太阳,不喜欢离别,他扭头看向天的另一边,那里只有蔚蓝色的天,一阵晚风吹过,高仪看到念一生的笑脸在天边越来越远。

高仪一时慌了神猛地坐起,念一生被他打断,扭头疑惑的看向他,高仪看着近在咫尺的心上人。

他傻傻的笑了起来,眼前的人怎么会越来越远呢,一定是他背书把脑子背傻了。

念一生继续唱起了她的歌:“祈祷你像英勇的禁卫军,动也不动的守护爱情,你在回忆里留下的脚印,是我爱的风景……”

待到这首歌唱完,太阳已经带着那片云彩不知道跑到了那里。

高仪起身对着这念一生行了个骑士礼,顺势伸手把她拉了起来。

高仪挺拔的身子背对着太阳,遮住了所有光线,一时间,念一生觉得高仪的身影越来越模糊,让她有种将要失去的感觉。

吃晚饭的时候,高仪告诉念一生,下周自己要去市里比赛。

念一生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,她问:“高仪,能不去吗?马上就要市考了。”

高仪不想错过这个证明自己的机会,他对念一生说:“念念,你放心,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。

这段时间我也学累了,正好歇歇脑子,到时候拿了奖牌给你。”

念一生一点也不想要奖牌,她一点也不想高仪去比赛。

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高仪在市里比赛受伤,回来后就像变了个人,再也没有主动找过念一生。

念一生把自己的笔记送给高仪,笔记上空白的地方写满了想要对高仪说的话。

高仪把它还给了念一生,他眼里没有了往日的光彩,对念一生说,“我不能耽误你,你也放过我吧!”

高仪真是个大笨蛋,也不管这句“你也放过我吧”,让念一声哭了多少次。

两个不善言辞的人没说过表白,没说过分手,就这样结束了恋情。

后来元旦晚会上,念一生穿着白色礼服,美的不可方物,灯光打在她身上,本来热闹的会场安静了,所有人注视着这个人间天使。

念一生唱的是《起风了》,高仪最喜欢听的歌,念一生说:“这首歌,我要送给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人,希望他乘风破浪会有时,扶摇直上九万里。”

念一生笑着说完了话,眼泪不断的划过脸颊。

高仪在舞台下看着念一生,眼睛通红。曾经的那个女孩越来越梦幻、越来越遥远,但高仪褪去体育生的头衔,变成了名不经传的傻小子。

高考前一天,校园里安静的似乎要末日来临,念一生瘦弱的身体,抱着一箱一箱的书往寝室搬。

高仪在角落看着她,她额头上的汗水打湿了头发,一根根的贴着微红的脸颊,一滴汗水顺着她的下巴落下,早晨的曦光打在上面,散发着七彩的光晕,高仪从中看到了念一生美好的未来,但画面里唯独没有他。

“真就没有可能了吗?”高仪靠着墙,双眼空洞。

念一生高考发挥的很好,如愿以偿的上了自己梦想的大学。高仪……世界上好像没有了高仪的消息。

一年后

念一生在大学门口帮忙招新,一个学弟拉着行李,一不小心与她撞个满怀。

高仪笑容灿烂,眉眼如初,“学姐,请问你心里怎么走。”

© 转载注明来源《我想网》特此声明:本文由想友儿提供,观点仅代表本人返回首页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我想网:搞笑我有底线的...
我想网(tougif)

我想网(tougif)

一个没看过的、搞笑GIF网站!

10万+

阅读数

8000+

粉丝数

1000+

在看